<ins id="7tjzn"><video id="7tjzn"><mark id="7tjzn"></mark></video></ins>
      <ins id="7tjzn"></ins>

      <ins id="7tjzn"></ins>
      <b id="7tjzn"></b>

      <b id="7tjzn"></b>

            雕刻時光,康定敘事的細節與重構——甘孜行紀之二十二

            T-
            T+
            評論 收藏打印
            作者: 尼瑪嘉措發布時間: 2017-11-14 10:26:41來源: 中國西藏網


            圖為跑馬山下康定城

              9月,著名作家、文化學者丹增先生來康定做講座,我有幸給他做了一回主持。他的演講從大家熟悉的《康定情歌》和“溜溜調”講起,旁征博引、深入淺出、引人入勝。在講到“跑馬山”時,他說“跑馬”二字是由藏語“帕姆”而來,佛教上認為此山是“多吉帕姆”,即“金剛亥母”的殊勝之地,而不是因在山上跑馬而來,這完全是對傳統文化的誤讀,一下子顛覆了康定本土數百名年輕聽眾對自己家鄉的認識。


            圖為跑馬山下橋頭附近的郭達將軍雕像

              丹增先生的演講引起了我對康定歷史的興趣。真實與虛構,積淀與迸發,解構與重建,是對康定這座川藏古道重要驛站、漢藏文化交匯之地的敘事主題。類似“跑馬山”的指稱,在康定北門還有一座“郭達山”,山下的橋頭上還有一座“郭達將軍”彎弓搭箭的雕塑。據傳說,這位郭達將軍,是三國時代諸葛亮的部將,孔明先生南征七擒孟獲,命令郭達到現在的康定這個地方起爐造箭,因此這里就被稱為打箭爐。但據任乃強先生考證,歷史上并無郭達此人,“郭達”是藏語“噶達”的轉音。如果贊同這一觀點,歷史的敘事應該是這樣的:道孚的協德地方,藏語舊稱“噶達”,清政府為迎接安置七世達賴,在此地修建了惠遠寺,藏語稱“噶達強巴林寺”,寺廟對面茶馬古道的一道山梁至今仍被稱為“疙瘩梁子”,“疙瘩”亦應由“噶達”而來。從疙瘩梁子沿已經廢棄的古道來到康定北門,首先看到的這座山也稱為“噶達山”,傳來傳去就成了“郭達山”。人們出于對“噶達”神圣性的理解,以及駐守川邊的將士對諸葛丞相的崇敬,就把打箭爐的由來與諸葛亮南征聯系起來,附會“郭達將軍”成為打箭爐的創立者了。另據任乃強先生考證,“打箭爐”三字初見于《明史》,之前的史書稱“魚通”,因此“打箭爐”也應是藏語“打折多”轉音而來,是“打曲”與“折曲”二水匯合之處。


            圖為孫明經1939年攝康定全景圖(局部)


            圖為中橋夜色

              暖暖的陽光照在康定溜溜的城上。沒事的時候,我喜歡穿行在一條條的大街小巷里,尋找過去的老街,踏勘那些攜帶著歷史記憶的碑刻、雕塑、建筑等等。在《孫明經西康手記》中收入了1939年孫明經先生拍攝的一張康定全景圖,十分壯觀而震撼。隨著時代變遷,那座具有典型川西古鎮建筑樣式的康定城已經不在了,過去的武侯祠、諸葛街、老陜街沒了,過去的瓦斯碉包家鍋莊、將軍橋邱家鍋莊沒了,過去的東門、北門、南門也沒了。但康定是一座建在河上的城市,好在當年的將軍橋、上橋、中橋、下橋基本還在原來的位置。每到夜晚,這幾座橋把康定裝扮的炫麗多彩。折多河畔的情歌廣場上,不分春夏秋冬,跳鍋莊的人們永遠那樣快樂地起舞。據說多年前有一位當政者,覺得橋面不夠寬闊不夠方便,一拍腦瓜下令給奔流的折多河加上蓋子,修建成了柏油馬路,結果一場洪水襲來,把這條馬路和康定城沖了個七零八落,不得已把蓋子掀了,幾座橋又恢復重建了。自然規律就是這樣堅硬,違背它就會自食其果、貽笑大方。


            圖為將軍橋橋頭的岳鐘琪將軍雕塑

              如今在將軍橋橋頭有一座花崗石雕塑,倚馬攬卷的是被乾隆皇帝稱為“三朝武臣巨擘”的岳鐘琪將軍??滴跄觊g,32歲的岳鐘琪率先遣部隊從打箭爐出發,經理塘、巴塘、察雅、昌都等地直抵拉薩,反擊蒙古準噶爾部入侵西藏;雍正年間,盛年的岳鐘琪隨年羹堯回擊和碩特蒙古首領羅布藏丹津,平定果洛地區和青海全境的叛亂,之后被授寧遠大將軍領旨出兵新疆伊犁;乾隆年間,岳鐘琪先是參與平定大小金川戰事,64歲時臨危受命二出打箭爐,參與平定川西和西藏戰事。這樣一位赫赫有名的戰將,為了國家的安寧與康定,戎馬一生,征戰駐守在中國西南、西北邊疆,佇立在康定城的將軍橋頭當之無愧。


            圖為丹增考察康巴非遺博物館

              然而,將軍橋之名并非由岳鐘琪而來。1918年,川軍旅長陳遐齡被北洋政府封授為“福威將軍”鎮守川邊。1922年,陳遐齡駐守打箭爐期間,在修建東關城門時把“紫氣門”改成“康定門”,并親自手書匾額掛在城門之上。盡管1908年已在打箭爐設立了康定府,但這似乎只是一個行政概念,人們仍然稱康定為“打箭爐”或“爐城”。在吳豐培先生輯的《川藏游蹤匯編》中,對清末民初的官吏和軍旅人士記載中始終沒有出現“康定”二字。這似乎可以把陳遐齡算做是康定城的實際命名者。據說他在折多河上修建了一座木橋,后人稱為“將軍橋”。陳遐齡繼趙爾豐之后主持修通了雅安至康定的兵道,曾書寫“西旅底平”石碑,自詡坐鎮川康的功德。但任乃強對他的評價并不高,在《西康札記》中專制“陳遐齡之罪惡”一節,稱“陳遐齡在邊五年,足跡不出爐(打箭爐)雅(雅安),視關外如敝屣,所遺罪孽,罄竹難書。至今邊民言往事者,莫不切齒痛恨之。”雖然陳遐齡自己修了“將軍橋”,卻被后人在橋頭塑了岳鐘琪的“將軍像”,歷史的書寫并不總能如自己所愿。


            圖為“文成公主進藏”巨幅壁畫

              將軍橋上游有一座石拱橋稱為“公主橋”,是紀念文成公主進藏的,大約修建于清代。根據唐代的自然交通條件以及后來的史料記載,文成公主進藏應該走的是青海唐蕃古道。但是在康定地方卻流傳著許多文成公主的傳說,比如康區最重要的寺廟之一塔公寺,被認為公主進藏途中曾在此歇息,并留下了與大昭寺釋伽牟尼十二歲等身佛像一樣的塑像。在傳統地理概念上,康定處在關內關外的分界點,跨過折多河、翻過折多山,就到了關外,就到了藏區,不論是自然環境還是文化信仰,都有很大的差異。作為一座漢藏等各民族交流交往交融的城市,把川藏大道的這一關口命名為“公主橋”,鄉城縣的民間畫師也在橋頭繪制了“文成公主進藏”巨幅壁畫,這其中寄托了多少豐富的歷史情感,又傳承了多少悠遠的歷史韻味。


            圖為東關茶馬古道群雕

              我也產生過同樣的感觸。這些年來,從川藏古道的東段成都、雅安,走到川藏古道的西端拉薩、日喀則,再延伸走到西藏與尼泊爾交界的吉隆口岸,感受歷史滄桑,體會時代變遷。在大渡河邊的瀘定化林坪,看到有一塊乾隆御弟果親王的詩碑,“泰寧城到化林營,峻嶺臨江鳥道行。天限華羌開此地,塞垣宜建最高坪”;在金沙江畔的巴塘鸚哥嘴,看到“竺國通衢”、“孔道大通”的蒼勁石刻;在布達拉宮的紅山之上看到“安藏碑記”、“功垂百代”的摩崖石刻;在喜馬拉雅深處的吉隆古鎮看到唐碑崖刻“大唐天竺使出銘”。如今,在康定城的東大門,也有一組栩栩如生的茶馬古道雕塑。在折多河的左岸,還有一條名為“康定記憶”的長長畫廊。每次走到這些地方,都會生發出許多感慨。一條古道,打開了一扇歷史之門,也串起了一條歷史長河。


            圖為“康定記憶”畫廊


            圖為“南無號”客棧外墻上的詩文木牌

              康定不僅傳遞著和諧之美,記載著歷史之美,還散發出濃濃的藝術氣息。當然,部分原因是《康定情歌》所具有的民族性和國際范兒。一位來自美國阿拉斯加的人原本在成都教書,到康定后就被深深吸引,在“溜溜城”步行街開了一家“喜馬拉雅咖啡館”,成為年輕人聚會的時尚之地。在康定背靠的阿里布果山白土坎村,不知誰開了一家客棧叫“南無號”,外墻上掛著一排刻著“鍋莊”、“情歌”詩文的小木牌,院里藏式小樓陽臺上盛開著格?;?。就在“溜溜城”的下方,有一組青銅雕塑。一位西裝革履的英俊男子深情地拉著小提琴,一位身著藏裝的年輕姑娘跳起曼妙的舞蹈。


            圖為“溜溜城”下的青銅雕塑


            圖為“溜溜城”里的牦牛雕塑

              雪在下著,康定情歌還在傳唱。(中國西藏網 圖、文/尼瑪嘉措)

            (責編: 王茜 郭爽)
            用戶名密碼注冊
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    最新最熱

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• 觀察/
            • 文化/
            • 宗教 /
            • 旅游 /
            • 秘聞
            • 治國理政進行時
            • 老西藏精神
            • 尼瑪嘉措:紅軍走過的地方
            • 亞格博:形色藏人
            老女人与小伙子露脸对白,晚上开车又疼又叫的声音视频,日本黄 R色 成 人网站免费,免费A级毛片高清视频蜜芽